首页 引狼入室 下章
第03章
 福强似乎看穿老婆喜欢被润叔强暴似地娇嗔,改天说不定能当皮条客,牵润叔这只大猪哥来和惠蓉这只发情的猪母打种,顺便发笔小财地笑着∶“放心,嫂子,如果以后志仁干得你不够,我再叫润叔来你家,和你们夫一起睡好不好?”

 老婆似被福强看穿心事地娇羞不已,不嗔道∶“讨厌,那白天志仁不在家,人家会受不了润叔那么壮的体格…”老婆毕竟是女人,说到被强暴处仍然羞得接不下去…听完福强与老婆的打情骂俏后,福强已伸手进入老婆透的三角内,开始技巧地她的大,接着摸上它感的蒂,令惠蓉被得娇不已,双腿似在帮小求饶地抖动。

 福强得意地说∶“小货,你的内都是水汤了,我来摸看看你小是不是欠干汁了?真的!志仁,你老婆一见到我,水马上汤了,今晚一定要让我大直捣她心才会舒!”

 说完福强也用力下老婆沾汁的感内,看了上面的“战果”,得意地丢给我∶

 “志仁,这件沾水的内先借你打吧,明天让我拿去送给润叔,就当作你老婆要请他强的定情之物吧,哈…”我一时气得说不出话,竟要拿惠蓉沾的内惑润叔,真怕润叔兽大发趁我不在时来引老婆和他媾,但又不敢拂逆福强,便没好气地说∶“好啦!福强,算你爱技巧高明,我老婆欠干的水受不了你的惑,才会出水汤。至于她的内,随便她要送给谁,但请不要送给常常强妇女的——润叔,我怕有天他会来家里强暴惠蓉。”听了我的求情,福强不放弃地说∶

 “要送给谁,以后再问惠蓉,说不定她很喜欢被润叔在公车摸水,很想在甘蔗园被他强也说不定,是不是啊?小宝贝。”惠蓉只得娇羞了脸地不敢说∶

 “讨厌,人家沾水的内,就送给润叔欣赏好了。福强哥,你叫他不要看了受不了,在甘蔗园强人家…羞死人了…”福强似乎知道老婆想吃又不敢说的心思,便在她耳边悄声说∶“那我叫他不要在甘蔗园强你,要在白天老公不在时,偷偷进来强暴你,哈…”“讨厌,你又笑人家。”老婆娇媚地轻捶着福强黝黑的膛。

 把老婆内下后,惠蓉已全身光溜溜地一丝不挂,雪白细致的体让福强抱起,并放在我旁边的沙发上。

 “志仁,在你旁边干嫂子水,你可以看得更清楚,她的小水被我大烂鸟干爆的特写,让你看一场免费的宫秀,女主角就是你欠人干的老婆,哈…”惠蓉光溜溜地被放在我旁边后,只好羞得双手掩住涨红的脸,不敢看我地嗔道∶“讨厌,福强,你好坏哦!人家会羞死了。”“志仁,今晚我会干得你老婆羞死又死,哈…”福强已搂住惠蓉,手仍用力她双腿夹紧中间的,她发情的水也不断从道渗出,还顺着福强黝黑的手指下,沾福强的手掌。

 “这样戳你水啊?快说,欠干的婊子!”“啊…这下太用力了…啊…这下好深…啊…我说我说嘛…好哥哥…人家的小…被你得好 麻…好……”“后面那句『好』太小声了,再说你水欠牛郎干,,你想在甘蔗园被润叔干破水。”

 当时我想,端庄的老婆怎么敢说最后一句时,福强毫不放松地用力戳她的壁,大拇指也技巧地捏她起的蒂,不怕她不说地对我笑,彷佛要我看自己的好戏。

 “啊…强哥哥…别再进去…人家小…啊…别人家的蒂…人家会受不了…啊…快饶了妹妹妹汤的水…我说我说…人家的水欠…牛郎干…人家的欠……┅人家想…”惠蓉已羞得不敢说出最后一句自己的心声。

 福强更待地捏她的蒂,也更加快速度不已的∶“快说出最后一句你的心声让志仁听啊,不然我就得你水死,哈…”最后惠蓉因受不了福强蒂,水内无比的,只得害羞地说∶“啊…别再人家的蒂了…我说我说…志仁…人家好想和润叔上…人家好想在甘蔗园被润叔强…羞死人家了…福强,你真坏!”福强以胜利者的口吻说∶“志仁。你听到了吧,你老婆很想被润叔强,改天你再带她到甘蔗园去让润叔干破她水,哈…”我想不到端庄的老婆会说出想被大魔润叔强的话,也许她是被冲昏了头说的,我心里如此自我安慰着。只好气地说∶“福强,我知道了…如果白天我不在时,你再叫润叔来陪惠蓉睡觉好了。”老婆内心又羞又喜,只含蓄地说∶

 “谢谢你!老公,人家顶多让润叔抱抱,最多让他亲亲嘴…爱抚 和水…如果他口渴,再让他人家的汁而已…如果他的老二起…想干人家水时,我再帮他吹喇叭,喝他的。决不会让他干进人家水,害人家被他强得受怀孕的。”

 想不到我的一句话,套出老婆的心声,只怪自己太少给她“”福了。

 经过老婆羞惭地说出言秽语后,福强才饶了她,慢慢从她夹紧的内拔出自己沾的手指,上面还滴着老婆发情的水。

 “你老婆的水汤还真多,真是欠人干的婊子,快乾它,顺便帮我的老二硬,才能干。”

 惠蓉也乖乖地乾福强手指上的水,并害羞地慢慢下福强紧绷的子弹型内,在她眼前出一青筋暴、又黑又长的大巴,足足有二十多公分长,还一跳一跳地似在雀跃,即将被老婆的樱桃小口

 惠蓉看了一眼福强又又长的黑色巨炮,内心又羞又

 “我这巴够不够长?有没有比你老公的还还长?”“你的东西比人家老公还可怕,还坏一百倍,才会干了那么多独守空闺的水!”

 福强听了老婆恭维似的贬损,反而更大发∶“那我的巴今天就来干你这独守空闺的水。”

 惠蓉由于女的矜持,起初不敢去这雄壮威武的恩物,最后福强已主动把巴凑到她嘴边,她才害羞地张开小口含住大头,开始用舌头福强的头冠,然后整含住他长的巴,不时发出“ ”的声,两眼含情哀怨地看着福强,玉手也经福强的导引,温柔地爱抚着福强的两个大丸。

 “哦…真…你老婆还真会吹喇叭,比女还会含巴,润叔要是让你含巴,一定会死!”

 可恶的福强,被老婆高超的技巧,得他巴坚硬拔,还把老婆比作人尽可夫的女真是气死人!

 最后福强嫌她巴速度慢,索抱着她的头,让大巴用力在老婆的嘴巴内送。

 “哦…好…你的小嘴含着我的大巴,?”福强看着老婆的樱桃小口,被入自己长的大巴,也更加卖力地用大干老婆的樱。由于他巴太长,几次的长也干入老婆的喉咙,让她无口求饶,只有当巴干得太深入喉咙时,才发出呕吐的声音求饶。

 “志仁,你老婆被我干嘴巴也怀孕,现在想吐呢,哈…”我怕福强玩得过火,又看着老婆的小口几乎要被撑破,也向福强求情∶“福强,你的巴太,快把惠蓉的小口撑破了,你的懒教太长,快干到她喉咙,害她想吐了。”

 “不会的,你老婆吹箫的技术很好的,舌头得我头好…对…用力…好…手不要停,继续爱抚我的大卵葩,才能出又浓又热的,才能干入你的水底,让你被我干得大肚子,哈…”我看着福强的大丸随着老婆温柔地抚,也渐渐膨起来,心想如果今天是惠蓉的排卵期,他的大丸制造的浓热子,一定会让老婆受的,希望今天是安全期。

 “福强,你的卵葩真大,出的不少吧?”我问着福强。

 “当然,是我让你大姊看过我的大卵葩,出的又浓又多,如果让我干入她子口灌浆,她的水歪歪。而且我的虫又比你姊夫多好几千万只,保证干得她一次生双胞胎,她才害羞暗地被我打种,为了怕我出,两腿还紧紧勾住我一晚不放呢!志仁,如果你妈妈还想偷生一个,就让我来干你妈欠男人干的水。”

 听福强似要干尽我家妇女的话,真是气人,但下体却罪恶地起。父母的结合是老夫少配,加上父亲糖病因素,已十多年妈妈每晚都是展转难眠,独守空闺,水好久没有吃过男人的巴,难怪有天晚上还看她用小黄瓜自

 只好回答福强∶“如果我妈想偷生一个,看过你的大卵葩,还有你比我爸还长的,她应该会让你去和她配。加上老爸糖病,她的水应该很渴望你的大巴可以每晚干得她歪歪的。不过她是传统保守的女,不能让我爸知道。”

 福强也想尝一下饥渴中年妇女的劲∶“放心,我会趁你爸不在时,偷偷进去你妈的房间,狠狠地强她,干烂她欠男人,顺便把她这只发情的母猪打种,保证你妈每晚都想被我干得歪歪。到时,你再帮我牵猪哥去打你妈这只欠干的猪母,哈…”  m.NyIXs.COM
上章 引狼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