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 下章
第04章
事后想起那段请福强来与母亲配的话,内心自责为何说出那样的话呢,是因为受迫于福强的威,不得已要助其兴;还是潜意识里想让母亲解放的由衷之言呢?也许两者皆有吧!

 最后福强的茎在老婆下,又听到我说以后他可以时常去干我妈的助兴下,大巴似乎在雀跃以后又有新的水可干而坚起来,已忍不住要钻进老婆的水,才从老婆的小口中拔出大,我担心的福强的好戏刚要进入高

 “小妇,我要干你了,?志仁,快来帮我把入你老婆欠干的水内,否则她会出去找润叔她的。”

 我怎么也想不到福强竟要我亲手握住他的巴,导引它入老婆的,一时愣住着。

 “福强哥,你真坏死了,要人家老公帮你把经茎入人家…”说完老婆已羞红了脸。

 福强见我犹豫不决,就下最后通牒∶“你不照做,我可要把你老婆和我通的事…哼…”我明白福强的意思,在他紧箍咒的威下,我只得惭愧走向两人合处,内心似在自责地冀望惠蓉的原谅。只见惠蓉脸红地不敢看我,她下体漾的口,正摆着福强暴的大头。

 “你先用我的头磨她的蒂,等她水得受不了时,再让她求你进去。”

 我只好颤抖着手,一手拨开老婆的大,一手握住福强的大头,让福强的头冠磨擦着惠蓉感的蒂,只见老婆受不了水开始求饶∶“啊…志仁…别再人家那里了…好…人家里面好…快进大头帮人家止…”

 对着惠蓉的求饶,福强仍不放她好过∶

 “志仁,再用力磨擦她蒂,让她水多一点,我干起来较顺,让她水越好,她就更想被牛郎干,更想被润叔强。”“啊…志仁…别再人家蒂…他的头好好大,人家的小蒂快死了…”

 “嫂子,快说你的水欠我干、欠牛郎、欠润叔,我再干你。”福强又威胁惠蓉说出秽之词。

 “啊…人家里面快死了…求求你快把大进来…帮人家小…啊…受不了了…我说我说…志仁…人家的水欠福强干…人家的小欠牛郎…人家的欠润叔。”听完老婆的求饶与词,已令福强龙茎大悦,便命我将他的龙鞭入她的小蛇

 “快帮我把龙鞭入你老婆的蛇内,她的水『哈』我这支已经『哈』很久了…”

 我只好颤抖地握住福强又又烫的大头“滋”一声入老婆又小又紧的水

 “…哦…好紧的水…欠干的水…夹得我烂鸟好…志仁谢谢你…你老婆更要感谢你赏给她我这巴。哈…”“小宝贝,你老公帮我把巴干入你水,你啊?”“讨厌,叫人家老公帮我们配,真是羞死人了。”看着老婆水口被大头狠狠入的特写镜头,以及她被福强时,那又害羞又沉醉的样,连我老二也罪恶地起。

 “嫂子,你看你老公!看到你被我干得这么,他那没用的小老二也在吃醋的起。哈…闪去旁边打手吧,别在这里妨碍我和嫂子相干!”我只好识趣地一边看着福强“啪啪”地干老婆,一边拿着她感的内

 “小货,我的老二比你老公的如何啊?快说出来,气死志仁。”“讨厌,又问人家这种问题…啊…你的大头好好大,每一下都撞到人家的处,啊…这下好重…好深…强哥哥…你的巴比志仁的还还长,老公干不到的水底都给你的坏干到了,人家水内的都给你大了…啊…这下好深…好舒服…”“志仁,干过这么多妇女的水,还是你老婆的水夹得我巴最紧,不像我老婆的被我每天干,已经松垮垮了。”

 “惠蓉因剖腹生产,加上我茎较细小,所以水还夹得很紧,何况你的巴比我长,你要温柔一点慢慢她,不要把她的水干破了。”“放心,她的水很耐干的,除非让我住你家一个月,不管白天晚上都干她才会松。对了,你妈的水不知紧不紧?我真想明天去干你妈欠干的水。”福强一边干着我老婆,一边还想明天去干我妈,真是得陇望蜀。

 “我妈的水已经十多年没被男人干了,虽然四十多岁,身材还不错,我知道她有在用『新缩得妙』保持她水的弹,平时也去菲梦思塑身美容,万一介绍你们认识,真怕你的巴马上硬起来,当场…强迫我妈和你相干。”福强听我说老妈四十多岁风韵犹存,还用缩药膏保持道紧缩,也咽了口水垂涎不已。

 “放心,你只要介绍我给你妈认识就好,如何把她拐上和我配,就让你妈决定,我不会用强的。”

 看到福强似有九成把握地笑着,我不替水长久欠人干的老妈担心。

 “福强哥,你好啊,一边干人家小一边还想干我婆婆,人家会吃醋。”惠蓉似吃醋地娇嗔。

 “放心,到时候一、三、五干你,二、四、六干你婆婆,星期天你们躺在一起让我轮干,哈…”想不到福强想一箭双“”坐享齐人之福,真是气人。

 经过老婆吃醋地娇嗔,福强又继续埋头苦干着惠蓉,啪啪地用力将那又黑的大巴,轻重有序地入老婆紧密的送,不时传来两人器紧密合的“滋滋”声、老婆水而溢出的水声、沙发随着福强用力深干惠蓉而烈震动的“咿哇”声、还有二条黑白虫紧密纠的打情骂俏、福强边干她边叫的三字经、还有我感娇被这牛郎发出的叫声。真是“干声水声叫声,声声入耳”让人彷佛置身A片现场,开始怀疑这个和牛郎亲密配的,是我端庄保守的爱吗?还是喜欢红杏出墙的妇?

 把老婆放在沙发上正面干后,福强叫老婆紧紧搂住他,自己抱起惠蓉掉换位置,换成他坐在沙发上,坐享老婆在他下体驰骋,又省力又可把玩老婆丰,惠蓉则害羞地扭动细与丰,好让自己水内的每个处都给大头戳。福强则空出双手,一手一个用力抓起老婆上下晃动的房,有时温柔地峰,有时暴力地挤房,有时技巧地捏她耸的头,忍不住把嘴巴凑上惠蓉坚峰,开始她的晕和头,两手再用力搂紧惠蓉的丰,让她紧密的小,来回吐着黑色大热狗。

 “嫂子,你的房真丰,小孩子没喝母吗?”“小孩请人带,喂他不方便。”

 “幸好没喂小孩母,不然我就玩不到你这对坚子了。志仁平时没在吗?”

 “他平时很少摸人家房,那像你这坏牛郎,有时快把人家子挤破,有时还把人家的出来,你好坏哦…”“听说隔壁的昆博家都不用买牛,想喝就叫你过去,解开罩,让他你新鲜的人,他有没有顺便喂你水喝豆浆?”老婆怕福强将白天我不在时,她去让昆博汁,顺便和昆博通的事抖出,不羞得无地自容,连忙解释∶

 “志仁,别听他胡说,昆博这个大氓,只有一次看到我穿紧身T恤,夸我房很丰,很想人家的汁,还问人家志仁常不常干我,如果人家水空虚欠干,他很想帮志仁来干人家欠干的水,如果志仁虫少,他这只大猪哥可以把我这只发的猪母打种…但人家一听就好害羞地骂他『讨厌,大狼』后赶紧跑回家,才没有去喂她,更没有去和他相干…”听完老婆的解释我才放下心,虽然她的表情不是很自然。

 “不管昆博有没有你的子,如果要,那就我你左,他;如果志仁虫少,我和昆博两只大猪哥可以同时干你一个。志仁,你说好不好啊?…”

 我又遇上难题,真是难以启齿。

 “如果我虫少,而惠蓉又想受怀孕时,我再请你和昆博来和惠蓉配好了。至于你们两只大巴要同时入惠蓉的小水,如果她喜欢的话,那我没意见。”

 虽然我知道,上次昆博和永丰曾经同时将两支入老婆的,几乎把她紧密的给干破,但她似乎被轮得很

 “讨厌,人家的小水怎么能同时入他们两个狼的大巴?羞死人…不说了。”老婆似乎又期待又怕受伤害地娇嗔着。  M.nyIxS.cOM
上章 引狼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