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引狼入室 下章
第09章
 把老婆着干后,JOHN也慢慢抱起惠蓉的娇躯,二人面对面地坐着媾。由于他巴特长,即使坐着配,也丝毫不会让老婆的有空虚之处,反而令她看着眼前这位健壮黑人正紧紧搂住她下体,来回套入他的长巴而害羞不已,只好双手紧紧搂住JOHN的颈部,双眼微闭沉醉着。

 JOHN则因自己全身黝黑,却抱着一个肌肤雪白的少妇美笑着。

 “宝贝,这样抱着相干,?”

 “死相,人家不知道啦!”

 “听说偷情的妇女最喜欢被黑人抱着相干,难怪每个和我配的妇女,被我抱着干时特别害羞特别。”

 我则看着黑白两条虫正紧紧搂住尾,视觉上黑白的强烈对比,令我下体不罪恶地起。

 “太太,快看你的小水正在吃我的黑色大香肠。”老婆则看了一下自己紧小的道口,正一一吐着JOHN的黑巴,不害羞地把头靠在他肩上。

 “志仁,你老婆好像很喜欢被黑人抱着干,还一直在看它她的水正在吃我的大烂鸟,哈…”福强和我也忍不住上去看。

 “你们走开别看!人家下面正在被JOHN的巴欺负嘛…”娇嗔着。

 “志仁,嫂子的水吃黑人的巴样子真好看。”福强也道。

 我则看着娇柔的老婆正被这健壮的种牛紧紧搂住,下面那可怜的小正被他狠狠心,也使她呻的叫

 “啊…嗯…这下好深啊…你的东西好长…抱人家还能干这么深,讨厌…”

 “你老公好像很喜欢看你的水吃我的大巴,换你来套我的大烂鸟,让他看得更清楚吧!”JOHN说着。

 说完黑鬼已平躺下来,任老婆在他身上套入巴,干深浅由她自己控制,也能腾出双手玩她晃的双峰,顺便欣赏这妇欠干的样。

 “宝贝,握住我的大巴顶住水,再用力坐下来,包你的水被干得死。”

 惠蓉只好害羞地握住他的头顶在道口,慢慢将美一沉“滋”一声,大再次入老婆的二分之一。

 “婊子,再坐下去,还有一半没到底。”JOHN要求深干她。

 说着,黑鬼将巴往上一顶,也干得她大叫∶“啊!你好坏,这下顶得太深了…”

 大巴已整入她狭窄的道,大头重重撞击到她的子口。

 接着老婆才慢慢控制深浅,套着JOHN的巴,来回撞击着自己的道深处有时也会扭旋转着,好让自己内每个处,都让这特长的

 JOHN看着她处被干样,忍不住双手抓住她波涛汹涌的峰,尽情肆地挤把玩着。

 “好柔软的子,让哥哥摸个…快摇摆部,伸出舌头,表现出女的样子给老公看,哈…”老婆只好尽力地扭动细,摇摆丰来回套他的。有时当黑鬼顶得她又深又时,也会学那女伸出舌头,卖,让福强与黑鬼看她被干样,笑暗不已。我则气炸地下体又再次充血。

 由于嫌巴还干得不够深,黑鬼已化被动为主动,坐起身来抱住惠蓉∶“宝贝,我想抱你起来边走边干,好不好?”JOHN要求抱她起来逛大街。

 “讨厌,这是福强教你的吗?他每次都要抱起人家起来相干,害人家好难为情…”羞红着脸说。

 说着黑人已令老婆双手搂紧他的脖子,再用力抱起她一双玉腿,惠蓉已全身腾空,让他抱起逛街干

 由于黑奴体格壮高大,要抱起老婆这苗条感的娃,进行各种高难度的媾体位,自是易如反掌。老婆只得害羞地紧紧搂住他黑的脖子,全身娇躯都交给这黑鬼抱起来边走边干

 “太太,这样抱起来干你,?”JOHN得意地问着。

 “讨厌,人家全身都给你抱住,你的坏东西比我老公还长一倍,干得比老公还深、还用力…人家全身都交给你了…讨厌的JOHN哥哥。”惠蓉也叫黑鬼“哥哥”,虽然JOHN的年纪比她小三岁,但似乎女人只要被男人干,都会情不自叫“哥哥”

 “你被我干得叫哥哥,我就叫你小妹,哈…福强最喜欢抱你起来边走边干是不是啊?妹妹。”

 “对啊,他好坏哦,可是你更坏…因为你的东西比他还长,连福强哥不到的地方都让你干得好深哦!坏死了…黑…”由于黑奴的尺寸特长,即使抱起惠蓉媾,大巴仍然可以游“”有馀地直抵她花心,不像福强巴稍短,有时干不到她水深处。

 把老婆抱着四处游走干后,黑鬼也命老婆像狗一样趴下∶“小货,我这只黑狗公要来干你这只欠干的母狗了,快把股翘起来!”JOHN要求学狗儿般惠蓉。

 老婆只好害羞地像思的母狗般趴下,高高翘着丰,等待JOHN这只壮的大黑狗来和她配。JOHN也握住他那坚硬长的大巴顶住她口“滋”一声,大再次入她受摧残的小“啊…好深啊…JOHN哥哥…人家趴这样好像母狗,被你这大黑狗配,羞死人了…”

 “志仁,你家这只母狗真是欠公狗干,水夹得真紧,还一直汤,干死你这婊子…”

 接着黑鬼已双手抱住老婆圆润的,用力地动着大巴,来回送她水四溢的。惠蓉也像母狗一样地扭,卖的叫,以助黑奴的兴。

 “好丰股,摸起来真,快叫,欠干的母狗。”JOHN的中文虽然懂得不多,但俗的脏话听起来虽没有福强的花言巧语般,却令她听了有被的羞

 此刻的黑鬼一边像精力充沛的种猪,正在和老婆这只发情的母猪打种,一边也用力拍打她白的两瓣。“啪啪”的拍打声夹杂着JOHN的三字经和惠蓉的叫声,黑人的手掌力气大,有时太用力几乎把她的拍得发红,但老婆似被他待地拍打更显娇媚与舒

 “啊…黑人哥哥…你拍得人家好重呦…你好坏哦…好像黑人氓一样坏…”

 “志仁,嫂子被黑鬼打股,好像越打她越耶,真是个货!”福强又取笑她。

 “你别把她说得那么难听嘛,好歹她也是我老婆啊!”我终于忍不住去纠正他,虽然老婆得表现不像被人强地心不甘情不愿。

 JOHN也继续前后动着大巴,轻重有序地入她夹紧汁的下的两个大丸也随着而前后摆动,有时也会不经意地撞击她肥美的

 “宝贝,这样干得你股被打得又痛又吧…哈…干死你…快扭股…欠干的母狗!”

 “啊…黑人哥哥…这下干到人家水底了…你下面的两个蛋蛋撞得人家心好哦…”福强看着黑人的两个大丸四处晃,忍不住上前抚摸∶“志仁你看,这黑人的懒葩真大,嫂子的水会被他死。”惠蓉见福强在抚摸黑人的丸,还说她水会被JOHN死,语还羞地说∶

 “福强你好讨厌哦…他的蛋蛋那么大,出的不知道浓不浓…”“太太,我一个月没干妇女了,又浓又多,等一下全部进去送你好不好?”JOHN答着。

 老婆听了,才知失言而羞红了脸。

 福强看着老婆的表情,一边帮黑鬼抚丸,一边拍打着他的股,好像牵猪哥的说∶

 “干用力点,今天牵你这只黑猪哥,来打这只发情欠干的猪母,一定要把她干得又深又。把你的懒葩大,等一下才能干进猪母水,一定要干得她受怀孕,干死这只欠干的猪母。”

 “福强,你别说了,说得好像牵猪哥的,牵JOHN这只黑猪哥来打我老婆这只猪母的种。”我不抗议着,但下体却似赞同福强地肃立。

 惠蓉也被福强说成发情的母猪,正被他牵来的黑猪哥打种而粉颊晕红着。

 “福强,你真是坏死了,你的动作好像牵猪哥的。JOHN也好像大猪哥那么有壮,可是人家才不是发情的母猪呢…”惠蓉娇嗔着。

 最后JOHN已把惠蓉放平在上,并在她部垫一块枕头,我猜想他是不是要进入老婆子呢?也许我多疑,他只想干得水更深吧!我尝试安慰自己。

 惠蓉看着黑鬼把枕头垫在她的下,好让自己下体高凸,以便承受黑人的浓,不经意地说∶“黑人哥哥,这样人家的下面翘得好高,羞死人了!”“宝贝,我要干进你水,让你享受子被我用力头。”“不行,JOHN哥哥,人家今天是排卵期,被你又浓又多的进去,会害人家大肚子,会生小Baby的。”

 我见黑鬼不像开玩笑,便怒言阻止他∶“JOHN,你不能进入我老婆子,今天是她的排卵,会被你得受怀孕。”“oh…What do you say?I don"t know。Please speak English。”JOHN佯装听不懂国语,虽然刚才用国语讲脏话给老婆听,比福强不稍逊

 “JOHN,you can not进去,否则她会生出your baby,Do you know?”我用生硬的英语说。

 “I see I see,I love my baby,我正要干这个大BABY,哈…”JOHN终于出他的种猪本

 福强见我要阻止,也马上用力从后面抓住我∶“志仁,你说的破英语,阿多阿听不懂啦,反正你也不行,人工受费用又贵,就让这个黑人帮你干得嫂子大肚子,生出一个小黑人错也不错,何况嫂子可以享受被黑人巴干入子头。JOHN,干她水越深越好,再把你存了一个月的子都进她子,让她被你干得大肚子。哈…”福强助纣为地怂恿黑鬼进老婆体内。

 由于福强的极力拦阻我,加上老婆一时也芳心大便羞愧地说∶“志仁,可能我记错了,今天应该不是排卵期吧…”老婆似说谎的表情不敢正视我。
 m.NYixS.Com
上章 引狼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