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不该引狼入室 下章
第二章
池塘边,凤凰树下。

 面前坐著正在享用午餐的南敬霆,欧乐乐一手捧著自己的便当,弯弯的柳眉打了个结,哭无泪地咬著筷子。

 什么“陪乐乐午餐”说得倒好听。

 自从前几天,他在同学们众目睽睽下拉著她离开,往后的午餐时间,他便三天两头从三年级教室晃到一年级教室来,与其说他专程来陪她午餐,不如说他老是强拉她“坐陪”!

 无论她如何抱著佳甄不放,他就是有办法让佳甄二话不说“让贤”

 就算她故意躲在教职员办公室,到处自愿替任课老师们跑腿、改考卷,他还是有闲工夫等她出来,不然就是礼貌地从老师身边带走她。

 身兼学生会长和篮球队长的大人物应该很忙,不是吗?为什么这个大人物会有这么多的闲情逸致,专门来堵她!

 就因为无辜的她无意间撞见他骇人听闻的“秘密”从此就得沦入受他威胁迫、没有自由可言的日子了吗?!

 呜,不人道,一点都不人道啦!

 或许就是由于他根本不是人,所以才会这样茶毒她…

 想起那天的所见所闻,乐乐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当时她在南家循声找到南敬霆,他正倒卧在楼梯口。

 如果她看到的只是这样,根本没什么好大惊小敝的;好死不死她看到的不只这样…科幻电影才会上演的特效画面,竟然真实呈现在她眼前!

 那时,倒卧在楼梯上的南敬霆,劲瘦的身躯居然忽而呈现人形、忽而变成巨大的“兽”形,在他身上的睡袍,就这么松松垮垮披在兽躯上!

 她很清楚那当然不是什么电影特效,诡谲的兽形变异让她当场吓得傻眼,想要逃跑,双腿却软得动弹不得。

 事实上,他也没有给她逃跑的时间和机会。

 他,或者该说“它”一发现她这个不速之客就猛然扑向她,将惊愕到手脚发软的她困在利爪底下,狠戾地瞪著她,一下子用尖长的牙磨蹭著她脆弱的颈项,像是在考虑是否该一口咬断不速之客的脖子,杀人灭口;一下子又变回人类,大手紧紧箍住她臂膀,刀凿般的刚俊脸埋在她颈间痛苦息,就这样变兽变人,变变变…

 她怕到脑中一片空白,喉咙连尖叫喊救命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就这么被他把在身下,感觉像是过了一世纪那么久,才听见人形的他咬牙开口。

 要是漏今天看到的一切,我就了你,让你带著这个秘密永远消失!

 她发誓自己从来没有那么认真、那么用力摇晃过脑袋,再三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漏他的秘密。而后那双幽冷诡异的绿眸盯著她看了好久,久到不敢用力呼吸的她几乎坑谙气,他才大发慈悲移开箝制,放她一条生路。

 “你那天变成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狼。”

 一道声音回答了乐乐不自觉的呢喃。

 狼?

 等等、等等!

 南敬霆筷子上夹的、送入口中的食物,怎么这么眼

 “啊,那是我的炸虾!”

 乐乐瞪大眼,惊愕地指著已经被他牙齿截断一半的虾身。

 “炸虾胆固醇高、油脂过多,对身体健康不好,我的腌萝卜跟你换。”

 南敬霆一边咀嚼炸得酥脆可口的鲜,一边好心地把自己外卖餐盒内的半片金黄萝卜乾夹进她便当。

 清秀小脸皱成一团,乐乐心疼地哇啦哇啦发难:“那是我今天很早很早起到鱼市场去挑的虾子,又赶在上学前好的,出门连闯三个红绿灯还差点迟到,你知不知道!”冒著生命危险得来的美味,居然被他吃掉?!

 “便当是你自己准备的?”南敬霆似乎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挑了挑眉。

 她哭丧著脸点头,心都在哀悼尸骨无存的炸虾。

 “你知不知道,那是我最喜欢的食物!”因为价格不便宜,所以不是常常吃得到,她一向都留到最后才慢慢品尝,每一次都只咬一点点,一只可以吃上十几口,他居然两口就解决掉美味的特大号炸虾!

 两口!

 呜呜,他怎么可以偷她的食物!

 “不知道。”

 他耸耸肩,黝黑的深眸似笑非笑地,凝睇眼前这张写怨气的小脸,拿著筷子的手轻碰那只指著他鼻子的小手。

 “听你的意思,好像很有意见?”

 手背感觉到他的体温,乐乐一颤,马上缩回手。

 “没…没有。”在大野狼的“威”之下,她哪敢有什么意见,只能选择让眼泪和著恐惧及委屈全往肚里咽。

 黑眸摄入她明明气愤得要命却忍气声的哀怨貌,南敬霆忍住失笑的冲动,不疾不徐解释道:“抱歉吃了你的炸虾,你该知道,一个便当对我来说,不太够。”

 深不可测的黑眸焦点,意有所指地落在她包裹在白色衬衫、黑色及膝裙下的纤瘦娇躯上。

 她哪知道他的食量如何…

 皱著眉头的乐乐,脑海忽然浮现一个骇人的画面,加上他投来的魅目光,她头皮一麻,战战兢兢地猛口水。

 难道,他平常都吃一只全羊或全…人?!

 “你的珍珠丸子,看起来好像也很好吃。”

 “珍珠丸子给你!”

 她连忙伸直手臂,主动将便当盒递上前,任他取用,怕极了吃不的大野狼违背约定,拿她充饥。

 她相信肚子饿的动物最容易失去判断力及理智,她刚才不就为了一只炸虾“胆敢”指著他的鼻子嚷嚷吗,何况是一头不晓得有没有理智或信誉可言的大野狼!

 “谢了。”在她哀怨的目光下,南敬霆趣然一笑,故意一口掉用充嚼劲的香甜糯米包裹的猪丸子。“章鱼丸也可以归我?”

 呃?她扯出僵笑。

 “没问题…”呜,烤章鱼丸被夹走了。

 “油豆腐也归我?”

 啊?端著笑容的小脸上,眼角开始微微搐。

 “可以…”呜,油豆腐被夹走了。

 “卤豆干也归我?”

 啥米?!粉也加入搐行列。

 “好…”呜,卤豆干被夹走了。

 “真乖,小红帽。”吃喝足了,南敬霆伸出修长的大手,奖赏般地拍拍她细的脸蛋,拿著清洁溜溜的空便当盒,站直硕长的身躯。

 “好了,午餐时间快过了,你赶紧吃。我社团还有事,先走一步。”

 他没想到,在这张有些迟钝憨味的小脸上逗出各种表情,会是这么令人心情愉悦的事。呵呵,是值得多加开发利用!

 小红帽?她又没穿红色啊!

 留在原地的乐乐,过了好半晌才领悟“小红帽”的涵义,只能凄恻无比地瞪著他离去的背影,再低头看看自己只剩几片高丽菜、半片萝卜乾和白饭的便当,她依然哭无泪。

 一片树叶被南风吹拂过她的脸颊,起了他方才在她脸上留下的掌温,她厌恶地用手背去擦脸,执意抹掉那股热烫的感觉。

 活生生、血淋淋的事实,佐证了童话故事中…

 大野狼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呜,讨厌的大野狼去死啦,她才不要当什么小红帽!

 。lyt99。lyt99。lyt99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学生最爱的钟声,莫过于放学这一个。

 洪佳甄愉快地将课本文具,扫进可爱吊饰挂得叮叮当当的书包,迅速收拾好以后,笑容面地转过身,面向座位就在她后方的乐乐。

 “乐,你怎么还在发呆,东西都没收?”洪佳甄在好友面前挥挥手,唤回好友游移的神智。

 “嗯?喔…”这才回过神来的乐乐,开始慢地动手收拾桌面上的课本,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当拿出抽屉里原封不动的餐盒和果茶饮料时,原本就不太好的心情更加郁卒了。

 眼尖的洪佳甄抓过尚带余温的沉沉餐盒,讶异地低嚷:“你怎么还没吃?这不是上一堂打扫时间,南敬霆送来给你的点心吗?”

 乐乐怎么这么好运呀,她从来没听说南敬霆喜欢哪个女生、或跟哪个女生走得比较近,他竟然连续好几天亲自买下午茶给乐乐吃耶,好体贴喔喔喔喔…

 “我不想吃。”乐乐轻叹一口气。

 她怎么也想不通,南敬霆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既然一个便当不够吃,大可买两个三个呀,何必天天都吃她的?

 他明明食髓知味,老是毫不留情夹光她的午餐,事后却又买食物给她,是因为觉得愧疚而补偿她吗?

 她拚命摇头,将最不可能的原因甩出脑袋。

 不可能,她一点也不指望没把人命看在眼里的大野狼会有良心。

 那,他买点心给她,又是为什么?

 “我看是你舍不得吃吧?”洪佳甄又暧昧又羡慕地朝好友眨眨眼。

 “乐,我真的好羡慕你喔,你看,全校只有你一个女生独得南敬霆的青睐耶!不过你放心,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会嫉妒你,而且还觉得与有荣焉!”

 乐乐没好气地瞪了眼抬头、神气得像是要上台领奖的好友。

 什么舍不得,她巴不得不要这种危及性命的“殊荣”咧!

 “我真的没胃口。”她将餐盒、饮料一并推给好友,仿佛在摆烫手山芋。

 “又要给我吗?!”洪佳甄好兴奋。因为那是南敬霆特地去买来,还用他那双在篮球场上与对手厮杀、充青春汗水的手碰过的餐盒!

 “嗯。”乐乐随意应了声,实在不想把话题绕在南敬霆身上。

 “乐,你其实不必因为不想让恋情曝光,而刻意不吃学长送你的点心,他都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了,任谁都看得出来你们是一对啦。”洪佳甄拆掉餐盒上的橡皮筋,视线一直黏在餐盒上。

 “我跟他不是一对。”她都在佳甄的问下澄清过几百遍了,佳甄怎么老是听不进去!

 “哇,是煎饺耶!”洪佳甄迫不及待打开酱包,将香甜的酱汁淋在酥的煎饺上,接著拿出免洗筷,夹起一块煎饺送入口中。

 唔,就算冷掉了也好好吃喔,南敬霆亲自去买的果然不一样!

 “快点从实招来,你和学长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是他先追你的吗?为什么都没告诉我?”这回洪佳甄将入铝箔包中,足地喝起酸酸甜甜的水果茶。

 又来了!

 “我懒得跟你说了。”乾脆回去录一卷录音带好了,佳甄问起的时候就播给她听,倒带重复听几十遍都不成问题。

 “男朋友是南敬霆又不是什么可的事情,你干嘛不承认?”咽下一大口水果茶的洪佳甄,灵光一现。“难不成你还没答应他的追求?可是不对呀,你如果不喜欢他的话,怎么会天天和他午餐约会?”

 “那才不是约会,我是被的!”全程战战兢兢,一粒米也不下去。

 “被?学长为什么你?”

 “因为…”乐乐突然煞住口,学蚌壳一样紧闭嘴巴。

 洪佳甄嚼著煎饺,上下打量吐吐的好友,一副了然于心的爱情专家模样。

 “乐,该不会连你自己,都还没厘清到底喜不喜欢南敬霆吧?”

 乐乐无言以对。才怪,她脑袋清楚得很…

 “我告诉你,乐,对爱情这种事别太着急,对彼此的感觉暧昧不明的时候也很美唷,尽情享受青涩、又带点微酸和微甜的初恋吧!“哦,青春,就是这么一回事啦!

 乐乐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已经懒得辩驳了。

 “佳甄,你的『麻辣教师GT×』的时间快到了。”

 “是喔?”洪佳甄赶紧看看表,马上忘了之前的问。“乐,你书包收快一点啦,我要回去看电视!”晚上要去补习不能看剧首播,所以绝不能错过重播,她的反町虽然差南敬霆一点点,不过也是好帅气、好性格!

 “你先走吧,我想慢慢晃回去。”她松了一口气,从没想过电视里的日本人,可以解救她离被问的痛苦深渊。

 可是,一想到南敬霆中午要她放学后在校门口等他,她的怨气又回来了,根本提不出任何劲走出教室,学乌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好吧,那我先回去罗,Bye!”

 洪佳甄离开后,其他同学也都走得差不多了,空的教室内只剩乐乐一个人还在座位上,委靡不振哀悼著自己连放学后也要面对大野狼的悲惨命运。

 原以为,只要当作从来没发生过那天“误闯狼窟”的事就能保住小命,岂料,她从此成了被大野狼盯上的可怜小红帽,受大野狼“威吓胁迫”、“予取予求”的摧残…

 她垮著肩膀,从座位起身,正要背起书包离开教室,眼角余光瞥见同学桌上搁了一本课外读物,大概是班上同学忘了带走的。

 突然,她被那本书的书名攫住了所有注意…《世界怪物大全》。

 南敬霆说他是狼…会变身成狼的人,不就是狼人?!

 乐乐连忙放下书包,冲到那本书前一翻,果然在目录找到了“狼人”一词。

 “第九十六页…第九十六页。”她喃喃念著,迅速翻到了想看的那一页。

 “西方世界传说中的怪物,广为人知的就是狼人。狼人透过咬噬受害者而让对方也成为狼人,兽化成两腿人立的狂狼,嗜食生和鲜血,每逢月圆之时就会对著满月狂嚎。杀死狼人的方法并不多,狼人拥有动物的敏锐反神经与强大的再生能力,一般相信只有银制的武器或子弹才能够消灭他们。而且,他们的尸体必须要用沸水烫过,或是直接烧毁,这样才能避免他们变成血鬼。

 如何辨别狼人?据说他们的手掌心会长出发,眉毛在眉心聚合,犬齿异常发达,双耳末端较尖并长向脑后,手指也比一般人要长。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人,请千万小心…”

 乐乐捧著书本认真读著,心中的纳闷也愈来愈深。

 南敬霆和资料上形容的“狼人”一点也不像,他的外表是人形的时候,与人类没有什么两样,是狼形的时候,也与狼没什么两样,根本不似狼与人的综合体,所以他应该不是狼人…

 “喂,狐狸!”

 。lyt99。lyt99。lyt99

 “喂,狐狸!”

 五、六个高三女学生来到她身边围成一圈,鼻中发出冷哼和难听的低咒。

 乐乐抬起头来,在她们眼中看见嫉妒和憎恶不快,她先是一楞,有种麻烦上身的感觉。

 “狐狸,你跟南敬霆的感情很好嘛。”

 几个女生环斜眼睨她,将电视里的芭乐狗血剧中,人物对话的凶狠眼神、刻薄语气学得八分像。

 面对来意不善的指控,乐乐撇清地直摇头。

 她是狐狸?她们怎么不说南敬霆是世纪霹雳无敌卑劣的大恶狼?而且她们说错了,她跟南敬霆的感情不好,一点都不好!

 “你们看她,好像明星被拍到诽闻照片却否认的样子喔,看了就觉得恶心!”

 还没让当事者开口,其中一个女生就酸溜溜地伸手捏住当事人左脸颊,上下左右摇晃。

 “对呀对呀,以为大家都是呆子、没长眼睛呀!”

 另一人也捏住她的右颊,又是一阵摇晃。

 “唔…不是…”

 双颊被人左右开弓拉得死紧,整张脸又被一堆妒愤的爪子圆捏扁,乐乐痛到只能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还想狡辩,我都看到你和南敬霆牵手了!”

 “唔…”她们到底有没有看清楚,每次都是她被南敬霆抓著走啊…“我也看到南敬霆对你笑。你们说,有谁看过他对女生笑得那么温柔?”

 “没有,我没看过!”附和。

 “我也没看过!”再附和。

 “唔…”温柔?有没有搞错,那简直是森、张狂、狰狞啊…“你和南敬霆还互换便当里的菜,这么甜蜜哟!”

 “唔…”她们到底都看到哪里去了,分明是他夹光她便当里的菜啊…“前几天,南敬霆摸了你的脸,你还意犹未尽地去摸他的手摸过的地方!”

 “唔…”这个更夸张,那哪是什么意犹未尽,她是在擦脸啊…“南敬霆每天都买点心给你吃,这你又要怎么狡辩?”

 “唔…”可是把点心吃掉的都是佳甄啊!还有,如果能让她“狡辩”拜托放手,不要捏著她的脸好不好…“说,你是用什么发騒的狐媚手段钓到南敬霆的?”

 “唔唔!”这样要她怎么说话?乐乐紧皱著眉眼,指指自己被她们拉到快要裂开的嘴巴,怀疑十六岁的自己脸部肌从此弹疲乏,松弛得像六十岁。

 “好,看你有什么话说!”

 捏著她右颊的女学生说道,用眼神示意捏著左颊的同伴,两人同时放手,暂时停止五指酷刑。

 乐乐苦著脸,双手被捏红的脸蛋,迟钝如她,也似乎逐渐明白这些女孩子都心仪南敬霆,误以为她和南敬霆是一对,将她视为情敌拷问。

 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她活该倒楣,受大野狼摧残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得沦为南敬霆亲卫队拷问的对象?

 她承认自己不够机灵,但此时此刻连她都不难看出来,她们眼中“谴责挞伐”她的指数,和南敬霆受风靡的程度成正比。

 在备受嫉妒与压力的可怕目光下,乐乐苦著小脸郑重澄清:“我没有用任何手段钓南敬霆,跟他也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如果喜欢他,拜托请你们吸引他的注意,我很乐意看到他跟你们谈恋爱。”

 苞谁都好,就是别再来找她,她求之不得!

 “你在嘲笑我们吸引不了南敬霆的注意?”女学生提高嗓门。

 她猛摇头。“没有、我没有…其实,我建议你们不要离他太近,因为现实往往是很残酷的。”她还是秉著良心劝阻吧,老师有教过,己所不,勿施于人。

 “你是在向我们炫耀你有多行,是不是?”女学生拔尖嗓子。

 “不、不是…啊…”她的嘴巴又被拉开了,还有,不知道是谁在扯她的头发。

 呜呜,她说实话她们也不信、还被曲解,她是招谁惹谁了啦…

 “原来女人嫉妒起来,这么丑陋。”

 就在乐乐快要被“强酸”淹没时,教室前门传来一道闪著讥讽的低沉嗓音。

 女学生们回头一看,就见南敬霆双手袋中,颀长身躯斜倚在门边,俊凛眼底充微愠。

 被心仪的男生逮到她们的“暴行”现行犯们个个面色发窘,活像酒店里被警方临检到从事不法易的公关小姐,拿起书包挡著睑,从教室后门迅速四散。

 南敬霆的出现并没有让乐乐松了一口气,她反而更加坐立难安。

 “呃、我…对不起,我有点事耽搁了…”

 看他一脸阴沉的样子,一定是在校门口等她等得不耐烦了,直接来教室逮人,她只能选择道歉,盼望他会看在她先低头的份上不计较。

 “可以走了?”南敬霆挑眉问。

 “可以…”她没有迟疑,连忙抓起书包,七手八脚关妥教室门窗,到他面前立正站好,动作之迅速,完全不见方才光收书包就花了近半个小时的乌模样。  m.NyiXs.Com
上章 不该引狼入室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