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娘在此,有种你就懆我 下章
第一章
“梦儿,你慢点吃小心噎着。这几天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小寒…”田丽看着杨梦一脸惨白之关心的问道。

 “没…没有…只是这几天有点累!”杨梦心虚的看看了楼上,连忙说道。

 “你…哎!你这孩子,我知道小寒还在生气,可是你也不能因此委屈了自己啊!”田丽叹气道。“就是啊!梦儿你这样子,妈妈看着都心痛啊!”李颖看着自己的女儿憔悴的样子,心中不忍道。“可是妈妈我又能怎样呢?”泪水冲杨梦的眼眶中溢出。

 “我去和那臭小子说,他还反了天了!”凌俊猛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大声道。“你闭嘴吧!要不是你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田丽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公没好气道。

 “好了嫂子,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了。这也不能全怪大哥,谁知道小寒会突然回来!”杨力见田丽脸色不对连忙解围道。

 “哎!我这不也是在着急吗!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了,恐怕我们日子就不好过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爷子的脾!”田丽道。

 “不会吧!事情哪有那么严重,老爷子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点事。再说了这种事情还是他们带的头呢!”凌俊不以为然的说道。

 “是,老爷子是知道。可是你忘记了老爷子的嘱咐了?小寒可是老爷子的心头,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恐怕老爷子走后,遗产你一分都拿不到!”田丽道。

 “对啊!大姐说对。光看平时老爷子对小寒的宠溺劲啊!这事要是处理不好,不但你们家的老爷子要发飙,就连我家的老爷子也不会饶过我们。到时候我们的日子可就真的不好过了!”李颖很担心的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凌俊顿时如了气的皮球。“怎么办?现在也就指望小寒能消气了!不过梦儿…以小寒的性格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啊!”田丽怜惜的摸着杨梦的头发道。

 杨梦浑身一震低下头道:“我知道!我吃了,我先把饭给寒送上去!”“哎!”田丽眼中闪过一丝怜惜与不忍。

 “嫂子我们怎么办?”李颖平时一直以田丽为首,遇到这种事情总是先请教自己这位强势的姐姐。

 “我也不知道!只希望小寒能够过想通。”田丽气馁的说道。“要不我和小寒说说?”凌俊忽然开口提议道。

 “你?算了吧!你还嫌不够啊!早就告诉你等几天等几天,你就是不听非要贪图一时之快,现在好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你满意了!”田丽气鼓鼓的看着丈夫。

 “嫂子这事也不能全怪大哥,梦儿那时不也是愿意的吗?”杨力见大哥受窘连忙出声帮衬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也一样。好歹梦儿也是你的女儿,你从小看着小寒长大的又不是不知道小寒得脾气。我们大人之间换着在第间玩玩也就算了,你非要把梦儿牵进来。你说现在怎么办?我们现在最好祈祷小寒不会将事情告诉老爷子们,不然有我们的好果子吃!”田丽不的看着杨力道。

 “好了大姐,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谁知道小寒会突然提前回来。而我们大家那时候又玩得太过火了。我们不是也有责任吗,就不要怪大哥了!”李颖见气氛越来越不对赶紧出声道。

 “对啊!老婆你就先别生气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过这关啊!”凌俊一脸献媚的讨好的样子,这在外面任谁也不会相信这是那个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辉煌集团的董事长。

 “怎么过这关?现在就只能指望梦儿了!”田丽眼中闪烁着复杂之

 这事情发生在几天前,原本在外旅游回来,本来说直接打算回家的,没想到两家的老爷子们很久没见到自己的孙子了,就叫人直接将凌寒接到他们的住处。

 凌寒虽然有些想念杨梦,不过,熬不过爷爷们的请求,便给杨梦打了个电话,让她告诉爸妈过几天才回来。不过在凌寒在爷爷那里呆了不到两天,就有些呆不住了。

 老爷子在商场上混迹这么多年,岂能不知道自己孙子的那些心思,就让凌寒早些回去,凌寒得到爷爷的批准立马收拾好东西,连晚饭都没吃就急匆匆的赶回家。

 本来想给杨梦打个电话,却发现手机关机了,凌寒只好先回家再说。可是当到了紫风别院的时候,却发现客厅里闹哄哄的,隐隐的发出女人的呻声。

 凌寒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老爸老妈经常为了刺,基本在别墅的每个角落里都做过爱,又时还打过野战。

 这些都是凌寒在上网存储合家照的时候,无意在老爸老妈的相册里看到的。不过话说回来,凌寒的老妈田丽在加入凌家之前可是在有名国际名模。那身材和气质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凌俊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田丽追到手的,即使是现在早已经四十多岁的田丽,依然保持着连妙龄少女见了都会妒忌的容颜和身材。

 有时候凌寒无意之中想起自己妈妈的身体,下身都会忍不住起。“在想什么呢!”凌寒摇了摇头将杂念甩开想等会再进去。

 可是就在凌寒想转身离开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一声娇呼,凌寒对着声音太熟悉了,这是属于让他每魂萦梦牵的可人儿的。

 凌寒鼓起勇气轻轻的将门慢慢推开,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往里看时,目光就再也离不开了,这时凌寒只感到愤怒、绝望和悲愤还有一丝心死的悲伤。

 原来客厅里并不止田丽和凌俊两人,而他妈妈田丽和自己女朋友的妈妈李颖正在杨力的跨下呻着,这都不是让凌寒最伤心的。

 只因为他的老爸,那个平时和自己喜欢开玩笑,亦父亦友的爸爸,他正着一个女人后面,而那个女人中居然就是杨梦。

 一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女人,那个一度认为是自己未来子的人,正在自己的爸爸的跨下呻着。

 “咚…”凌寒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手一松,手中的行囊一下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而客厅里的无人也被这声音吸引过去,无人循声望去立马只觉得全身的血凝固了。

 望着门外目眦裂的凌寒,五人完全被的哑口无言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尤其的杨梦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呼…”凌寒此时心里也不比田丽她们好受,不过终究还是了过来吐出一口气道:“抱歉,打扰了!”说完不顾几人的反应,提起皮箱一步一步的爬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带上。

 随后整整一天一夜没出过房间一步,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事实上也没人敢上去和他说话)最后还是杨梦忍不住拿些吃的上门去劝慰。

 田丽等人也没有办法,就只能由杨梦去试试,可是进门不久就听见杨梦的呼声,大家都是过来人,那还不明白屋里发生了什么事,众人心一动认为事情有转机。

 哪知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屋子里的动静也是越来越大,原本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对于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她们这些做长辈的,又岂能不知道凌寒的脾气,别看平时温文尔雅,可是性格却是倔的很,一旦认定的事情就是九头牛都来不回来。  m.NyiXs.COM
上章 老娘在此,有种你就懆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