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棈灵族最后的爷们儿 下章
第六章
苍井月如同一个女骑士,骑在吴来身上纵横驰骋,从未有过的快让她彻底坠入的深渊。当然,吴来也是!苍井月的小似乎会动,那几瓣玫瑰花瓣似乎在不停地晃动,亲吻着吴来的具。

 苍井月息的问吴来∶“汉斯…舅妈…这样的干…你舒…舒服吗?愉快…吗?”吴来也息的回应道∶“舅…舅妈…这样的干汉斯…我好舒服…也好愉…愉快…舅妈的小…小真的好…”

 苍井月听吴来这么一说后,也更加疯狂的用小着他的大具。

 “嗯…大…把…把舅妈的好…好、好…啊…”“嗯…啊…舅妈不行了…喔…”突然,一股滚烫的淋在吴来的头上,吴来知道舅妈已经高了。

 可是苍井月并没有因为高后而让她的小离开吴来的巨,反而以缓慢的速度继续的套着。或许因为烈过度吧!苍井月趴在吴来的身上疯狂的亲吻着他的头、耳朵、脖子及嘴

 苍井月贴在吴来耳边轻柔说∶“汉斯,从今晚起,你已经不在是小孩了,而已经是个大人了,你要怎样感谢舅妈呢?”吴来故作羞怯的告诉舅妈∶“就让汉斯以树来填舅妈,让舅妈更舒服、更足!

 “苍井月却以挑逗的口吻轻声对吴来说∶”就看汉斯如何表现了,不要让舅妈失望喔!“吴来笑着,对自己的舅妈说∶“今晚,汉斯就要让舅妈的小臣服在我的大之下!”

 说完后,吴来把舅妈轻轻的抱起并放在柔软的大上。而苍井月也无师自通把双腿放于吴来的肩上,准备接精灵族有史以来最大的树第二次的入。

 吴来将这二十多厘米长的大树徐徐的推进了舅妈的小中并用九浅一深的方法开始来回的送着。

 “喔…大…把…把舅妈填的真…嗯…啊…舅妈…舅妈…舒服…嗯…”吴来把双手放在舅妈的部上并用指尖轻轻抠着舅妈那粉红色的头。

 “嗯…汉斯…真的…真的好会的舅…舅妈好舒服喔…快…快用力的舅妈…快…用力…”听了舅妈这么说,吴来加重了力道并开始快速的送着。而苍井月也疯狂的扭动着部以回报着吴来更用力、更快速的入。

 苍井月彷佛是一头饿坏了的母狼,拼命的以小噬吴来的大树,吴来拼命的用力着舅妈的小,彷佛要将舅妈的小破似的。而舅妈的叫声也越来越大声,吴来知道舅妈已完全的沉醉在爱的世界里。

 “嗯…汉斯…干的好…舅妈…舅妈…爱…爱死你…”就在吴来这样拼命的进攻之下,苍井月再一次达到高了。她死命的抱着吴来,狂吻着她,而吴来的背早已被苍井月的双手抓出了上百条的血痕。吴来丝毫没有要让苍井月有息的机会。他把舅妈的身体翻了过来,并把舅妈的部移高。

 接着,从后面在一次的把大树入了舅妈的小内,吴来的大树恣意的在苍井月的小内来回的进出,每一次的进出都将舅妈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嗯…喔…汉斯…用力的…干…干舅妈…用力…干…干的舅…舅妈好舒服喔…”或许这种姿势是最容易让女人达到高的,吴来大约来回送一百下左右,一股滚烫的再度淋到他的头。

 吴来知道舅妈又达到高了,但他不但没有拔出大具,反而更快速、更用力的着苍井月的小。苍井月的爱也随着吴来的进出而慢慢的自小出,而那一双丝袜也因苍井月爱的滋润而变得闪闪发光。

 “喔…汉斯…汉斯…太会…太会干了…舅妈…舅…舅妈…又快高了…快…快用力嗯…喔…”吴来息的对苍井月说∶“舅…舅妈的小…小也干的…汉斯…好舒服…好…好喔…舅妈的…小啊…”苍井月疯狂的对吴来说∶“就让舅…舅妈…和汉斯…一起…到达高…高…好…好吗?”吴来得到鼓励更快速的干着舅妈的小

 就在吴来疯狂的干之下,苍井月再一次的高了,当再度淋到吴来的头时,一股想冲动涌上了心头。吴来息的告诉舅妈∶“舅…舅妈…我…快要…快要了…”

 苍井月疯狂的对吴来说∶“汉斯…汉斯…在…在舅妈的口…口中好吗…舅妈…想下…你的……快…让舅妈你的…大…”

 于是吴来离开了苍井月的小而倒躺在上,苍井月整个人趴在吴来的双腿中,开始用她那樱桃小口及灵活的舌头着吴来的大具。吴来也把苍井月的樱桃小口当做是小一样,拼命的干着舅妈的小嘴。

 “啊,好多,好多啊!”不知过了多久,吴来终于了,巨量的涌而出,苍井月脸上夹杂着足,在咽了嘴的白色体之后倒在上沉沉的睡去。

 吴来也累得够呛,胡乱拉过一张棉被就沉沉睡去。睡梦中,吴来做了一个香至极的美梦,他梦到精灵族经过选拔的上千名美女一个个光着身子跪在他的面前,他着凶器,一个个挨个捅破处女膜…

 “啊!”凄厉至极的叫声打破清晨的宁静。吴来感觉仿佛有一辆大卡车在他的耳朵旁边卖力的嘶吼,以最快的速度从上爬了起来。

 只见,做完狂至极,几乎等于把吴来推倒的苍井月,此时如同一个发现自己被侮辱的小姑娘一样,抱着被子嚎叫着。

 “嘿嘿,你想玩点花样,好,我配合你!”吴来自然以为苍井月在和自己开玩笑,不过大早晨的自己下面正在坚着,倒不介意白

 “汉斯,你怎么,怎么会在我的上”天哪,精灵女神在上,做完究竟发生了什么?”苍井月一脸的慌乱与恐慌。

 “昨晚?昨晚我亲爱的舅妈帮助我由男孩变成了男人,说起来,好要谢谢舅妈呢,我无以感谢,就用我的大树感谢舅妈好了!”

 吴来暗自感叹,苍井月的演技真好,就跟真的似的。装作一脸色昏头的样子,吴来一把将苍井月身上的被子拉到地上,然后扑了上去。

 “你听我说,不是那样的,我有…”苍井月急切的想解释什么,但是被吴来的大嘴堵住了要说的话。吴来心里暗道,看来苍井月有些轻微的受倾向,自己也想尝试一下,何乐而不为?“放开我,混蛋,放开我…”

 苍井月用力想要挣脱,气得大骂道,脸得通红。抱着这个曲线玲珑的丰身子,吴来的火慢慢从心底蔓延起来,一只手轻轻落在她肥厚高翘的部上捏着,另一只手开始解试图掰开她紧紧捂住下体的手。

 “你!你放开我…”苍井月狠狠的咬了吴来的嘴一口,息着说道,双手试图推着吴来。吴来嘿嘿的笑着,不但没有松开苍井月,还又吻了过去,苍井月又羞又急,根本推不开吴来的身子。“你不能这样子,不可以的…”苍井月喃喃的说道。

 吴来的头埋进她的部,阵阵酥麻的感觉开始向苍井月全身蔓延,苍井月只能下意识的抗拒,但是又无意识的合着。

 苍井月突然觉得下身一凉,雪白的玉腿已经暴在空气当中,苍井月知道自己护住下体的双手已经被拉开…

 吴来从苍井月的酥上抬起头来,眼睛中隐隐有着血丝,还有一种异样的目光。抱起罗梅的下体,大的巨龙对着她已经水泛滥的桃源口狠狠的一

 苍井月发出一声痛楚的娇哼,吴来已经进入她的体内。苍井月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暗想道:“难道这就是被强的滋味?”

 她有些想哭又想笑,因为她可笑的发现自己对被自己的外甥强其实并不抗拒,她的双手还紧紧搂着吴来的,婉转合吴来的冲击。“啊…其实,其实…啊,好大,好舒服…昨晚的我,不是我,我的精神…我的精神分裂了,我有两个我…”苍井月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擦!”吴来傻了,精神分裂症,怎么会这样?“停不下来了,精神分裂不怕,就让我把你的两部分一起征服!”

 吴来加大了力度,用尽全身的力量冲击着。苍井月瞬间陷入情之中,不可自拔!云收雨散,苍劲月两眼无神的瘫倒在上,不知在想什么。“这是会受到精灵女神惩罚的!”过了良久,苍劲月颤抖的说。

 “那又怎么样,做都做了,难不成让我自杀谢罪?”吴来不在乎的说。

 “你要知道,精灵皇族的血脉是最强大的,普通的精灵就算再怎么修炼,也没有精灵皇族修炼的速度快,如果我只和普通精灵发生关系,那就意味着精灵皇族的血脉将变得不纯净。  M.nyIXs.cOM
上章 棈灵族最后的爷们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