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给岳母过生日 下章
第三章
一直到中午岳母都没上线。下午两点,老婆打来电话,让我值完班后开车到她同学家接她,到岳母家吃晚饭。于是我开始期待着下班。

 后来从岳母哪里得知她会什么和我情关键时刻下线,并了解到当天她的状况:岳母对着qq看着我给她发出的一条条情的话语。

 心情漾地用一只手不断地的自己肥厚的,用拇指和食指大力地捏着自己的蒂,随着对话的不断进行,呼吸逐渐加速,就在要到高时煤气站的人突然敲门来查气表。

 查气表的人走后,岳母一个人坐在她那柔软的大上,想起这一个月来和女婿的经历,不由思绪万千。

 自己一个高贵端庄的贤娘母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性强烈的妇?自己一个快进入50的妇人,怎么与女婿接触会有少女怀之感?

 难道自己的真的来了第二?“都是这个小坏蛋害的!”当这行字在岳母脑海里出现时,她并没有丝毫的埋怨,反而心里带着一股甜蜜的滋味。

 回头看看头摆放着的两厚厚红绿软缎棉被,不由想起第一次突遇见女婿光着身子趴在上面,一边呼喊着她的名字急促动的情景。

 没想到自己这样一把年纪的老女人成了女婿的对象。一直以来,自己对这个女婿就非常喜爱,人不仅摸样好,身材也非常有男人的范…高大壮实,男子汉气息浓郁。

 当时在她平息了自己的情绪后,看着女婿壮的双臂紧紧抱着柔软的缎被,坚硬的大吧死死顶着缎被,厚厚的背脊不断在柔滑的缎被上起伏,她自己仿佛就是那缎被一样被女婿上狠狠着,下面户不由泛出阵阵涟漪。

 于是当时她并未点破和指责女婿,相反开始恋起他来。之后的自己的梦里开始常常出现这个“害人!”的女婿,而且每次都会把她搞得高迭起,让她在梦里连忘返,依依不舍。

 在得到女婿的qq号后,她便对他开始了有意的挑逗。终于一个月前,梦里的情景成为了现实。

 啊,那是多么刺美妙的情呀!女婿那有力的双手抓起她的房来是那么的用力,那么的狂野。

 虽然自己一点也不反感也感觉到些许疼感,但一点也不反感,而感觉带来是一阵阵的

 当女婿那壮的进自己旷就荒芜的,并不断猛烈急促地时,她的彻底被他挖掘了出来。

 她从心底呼喊:我不要做娘家贵妇!我要做女婿的妇!就这样自己从喜欢到爱,再从爱到彻底完成了第二到来的改变。

 还有一点也特别有趣,自己在打扮上一直对传统的中国服饰独有情种,所以夏天经常是各式各样的绸缎旗袍换着穿,而冬天哪怕再冷也不会穿新式的大衣,而是各种不同颜色的绸缎对襟或大襟棉袄。

 这一方面也许是自己出身在盛产丝绸锦缎的江南,有这个传统。而更主要的是她感觉只有绸缎旗袍和绸缎棉袄才能体现出女人真正人的身材和妩媚。

 没想到女婿也是和她一样,喜欢她穿绸缎旗袍和缎袄。夏天她经常发现女婿在她身穿旗袍的身子上借机揩油,而这次与他情,女婿更是要她穿着缎袄玩

 想到这里,她搬来凳子从衣柜的顶上的一个箱子里取出了一个厚厚的包裹。把包裹放在上,解开后从里面摊开出来一件嫣红的对襟软缎棉袄和红色一条丝绸摆裙。

 这套缎袄和摆裙是她20多年前结婚时穿的。特别是这件大红的对襟缎袄,是她亲自到当时一家老服装店里专门定做的,除了面料是软缎的外,缎袄的理子也是用的绿色丝绸,而内瓤则是丝棉的,整件缎袄看上去华丽妖,摸上去柔滑无比。

 记得结婚当天也是元旦,她穿着这件柔滑妖的红缎袄把一群小青年得是昏头转向,丈夫当天晚上也应是让她穿着这缎袄,把她按在上狂搞了一个整晚上。

 岳母拿起红缎袄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然后掉现在穿的紫缎袄,把结婚时的红缎袄往自己身上穿,可是明显小了穿不上去。

 “唉,老啦,发福了!”她叹了口气,又来到前的大穿衣柜镜前,掉身上所有的衣服,赤身套上了红缎袄,这次穿上了。

 她一颗一颗扣上盘扣扣,抬头对着镜子一看,不由脸绯红。20多年前结婚的缎袄穿在如今丰润妇身上,丰体将这件大红缎袄绷得紧紧的。

 特别是前的一对大似乎不起窄小柔软缎袄的束博,坚的将缎袄第二颗盘扣绷开了。

 往下到部缎袄的身显得收的是那样的紧,将她的也束博的凹了进去,而后面的一双肥又将缎袄圆浑地顶得凸出来。

 岳母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妩媚地扭了扭紧绷绷缎袄的身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妖道:“你这个的岳母,就要穿成这个样子勾引自己的女婿,好让他为你发疯地狂你!”

 岳母仿佛看见我出现在镜子里正注视着她,于是慢慢伸出双手放在高耸的双上,在缎袄上面缓缓而用力地抓

 对着镜子里的“我!”她那红感的双道:“知道你这个小坏蛋就喜欢我穿成这个样让你玩,便宜了你了!”

 自我意了一番后,岳母收起了红缎袄,把它放在衣柜中。重新穿起了紫缎袄。看看已是中午时分,便给女儿打了电话,让她晚上来家里吃饭。

 心想,今天或许有机会和女婿再来一场情pk?当我和老婆来到岳母家时,热腾腾的饭菜已经上桌。岳母拿出一瓶红酒道:“今天过节,我们喝点酒。”

 “好啊,妈想的真周到,谢谢妈!”我赶紧附和着。“你们喝,我不能喝,一会我还要开车赶场子呢。”老婆下午的牌局还未完结。“你把车开走,那我待会怎么回去呀?”我对老婆说道。

 “你今晚就不要回去了,就在妈这里过夜。我们晚要奋战通宵呢。”“雅琴,哪有打牌打一晚上的呀。”岳母教训道。

 不过我们都知道,老婆平时也不怎么打牌,只是在节假才难得放松一次,也就没多说。打吧,打吧,谢谢你老婆!我心里万分激动,在岳母家过夜,我可以名正言顺做好多“事!”呢!

 您说是吧,我的的岳母!我极其快速地瞟了一眼岳母。去吧,去吧,谢谢你女儿!岳母也极快地回了我一眼,你个小狼我们有一晚上的时间!

 在快乐的气氛中结束了晚餐,老婆碗筷一丢就出了们赶场子去了。我起身收拾桌子时,岳母转生去了她的卧室。

 清理完厨房的一切后,我来到客厅,不见岳母,于是打开电视看元旦晚会。我想,一晚上时间多的是,我今天一定能玩个痛快。但也不要太急,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何况现在还早,估计也要等到老婆上桌开战后,我才好从容行动。看看时间已过了半个多小时了,怎么岳母还没出来?我心里纳闷着,莫非刚才红酒喝多了?不对呀,刚才我们都没喝多少呀。

 我起身来到岳母卧室门前,伸手敲门:“妈,您还好吧?是不是酒喝多了?”没任何回音。怎么回事?我急忙把门推开。门一开,当我看到房内的情景时,一股热血通过中直冲大脑…要鼻血了!

 卧室里,从顶上洒下暗暗的红灯,上一厚厚的绿色软缎棉被铺开拜访在中间,一红色的缎被仍叠着靠在头。

 屋洋溢着人的芬芳香味。岳母穿着一件我从未见过大红缎袄站在穿衣柜的大镜子前正整理缎袄的前襟,这缎袄也太紧身了,不是一般的紧紧绷绷“捆绑!”  m.NYiXs.Com
上章 给岳母过生日 下章